跌倒  

 

今天下午,我們到優勝美地紅杉巨木群遊玩,女兒跟我玩起追逐遊戲,在一段下坡路,她不小心跌倒了,右膝蓋與左手臂都擦傷流血,她大哭起來。

看到女兒跌倒,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先抱她起來,然而當我看到她僅是皮肉傷,心態立馬轉為「無所謂」模式。然而先生卻是一如往常地窮緊張,「哎呀哎呀」擔心地叫著,直說不應該讓她在這裡跑步、地上都是沙子很髒、傷口會感染、要不要送急診之類的。我媽媽則在旁邊直說「不痛不痛、沒事沒事」聽起來像風涼話。

我趕快用礦泉水幫女兒沖洗傷口,她痛得哇哇大叫。左耳是女兒的哭聲,右耳是先生的擔心碎念聲,後面是我媽的裝沒事安慰聲。我提起中氣一言九鼎地大聲說:跌倒就跌倒,哪個小孩不會跌倒,把問題解決就好!

我一路抱著女兒下山,對走在後面的先生說:「你緊張,她會認為事情很嚴重,以後會變成不敢跑步了!」

我想起女兒一歲多學走路的那段經驗。曾幾何時,我也是個害怕女兒跌倒的媽媽。

雖然本人膽子頗大,然而女兒出生後,身為新手媽媽,又被先生容易窮緊張的個性影響,我們常常對女兒的狀況反應過度:一哭就抱,發點小燒就急忙找醫生,在她學走路跌跌撞撞時,更是呵護備至,深怕她受傷了。

常聽別的媽媽說自己的孩子不到一歲就會走路了,讓我有點緊張。女兒兩個月才正式走出人生的第一步,然而曇花一現,之後她又怯生生地要人牽著她,或者繼續爬行前進。當時的我以為是女兒天性太謹慎、太討厭挫折、不喜歡冒任何風險還煞有其事寫了一封信給她希望她能學習處理挫折勇敢嘗試。

連續幾天煩惱著女兒為何遲遲不敢放手走路,某個晚上,我突然轉念一想會不會是因為我們太常把「小心不要跌倒了跌倒了會痛痛」掛在嘴邊,讓她覺得跌倒是不得了的大事不能犯的天條;當她跌倒時大人們立刻上前看她是否受傷並安慰她讓她以為跌倒真的好痛,所以一跌倒便立刻放聲大哭?

看她小心翼翼地試著走一兩小步旋即攀住身邊傢俱或乾脆蹲下來我認為應該換個作法試試看

之前的我看到她不小心撞到或跌倒時通常會「哎呀」大叫一聲,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衝上前去抱她查看她是否受傷,看到我們這樣反應她也總是以「嚎啕大哭」來回應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好像真的好慘好痛。於是,我決定改用「冷處理」把「跌倒」當作一隻蜻蜓飛過注意到了但無需做出任何反應。

當我改變作法後女兒也改變了。

隔天早晨我一邊吃早餐一邊看她在客廳地墊上爬玩。玩到一半她站了起來試著放手走但走不到兩步就因為重心不穩一拐跌坐在地上。她依慣例抬頭看我反應準備放聲大哭),但這次我的臉上不做任何表情,我只是繼續喝了一口咖啡,然後用極為平淡的口吻「站起來。」。

女兒的臉楞了一下奇怪媽媽今天怎麼這麼冷靜?),沒有哭轉頭找玩具玩了起來。之後她連續幾次站起來走兩三步再次跌倒我維持撲克臉,沒有表情地看著她雲淡風輕地「站起來。」或者乾脆不做任何反應。

我連「沒關係」三個字都沒出口也沒過去,奇妙的是,她從此不再哭泣反而開始努力學著站起來繼續往前走。

 「冷處理」奏效!不消一星期女兒已經在房子裡到處趴趴即便偶爾還是會跌倒但她都能立刻爬起來沒吭一聲。從那一刻起,「跌倒」對她來 是「沒事」,真的一點事也沒有。

從那一刻,我恍然大悟:讓她學不會走路的原因,是我們而不是她!是我們的態度影響了她,是我們太害怕孩子受傷,導致她的怯懦因為我們愛她,希望她永遠平安快樂,不希望她承受任何一點挫折或傷心,因此小心翼翼保護著她。

然而,這樣的我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沒有跌倒,是學不會走路的!人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跌倒中,學會走路跑步跳躍;人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挫折與失敗中,精練出最純熟的技巧技術思想。「跌倒、挫折、失敗」正是通往「學會」的道路,如果我們害怕她受傷,不忍看她跌倒受挫傷心失望,因而限制她進行最純真的冒險,在父母的羽翼下,她還能學會什麼、面對什麼、承受什麼、處理什麼呢?當父母不知不覺在孩子腦中植入「小心別跌倒了」的價她會不會因為害怕跌倒,一輩子祈求窩在舒適圈不願冒任何一點風險也不敢把握機會勇敢去冒險呢

從那一刻起,我改變了!我決定讓她勇敢去冒險我希望我的孩子勇敢、獨立、堅強;我希望她能承認自己受傷,也能勇敢面對傷口;我希望她能習慣跌倒與挫折,從中吸取成長的養分;我希望她能了解人生中會有太多機會失敗,但她總是能從泥濘中爬起來。我永遠不會因為怕孩子跌倒而不讓她奔跑,相反地,我要告訴她:「妳很棒!因為跌倒過,妳會跑得更好!」

孩子有著我們已失去的勇氣她能達到我們無法想像的境地。需要學習的其實是我們她已經在冒險的旅程上乘風破浪了。我只需要讓她知道,如果跌倒、如果受挫、如果失敗,當她需要媽媽,媽媽一定都在!

之後的女兒變得越來越大膽(來美國露營車旅遊的這段期間更是),有時爸爸太擔心,伸手想扶她,她還會把他推開說:「我要自己來!」。當她跌倒(顯然沒有大礙的那種),我的反應是大笑,她看我笑,自己也開始笑了起來。本來就是!跌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跌倒就學不會,多跌幾次就學會了嘛!

晚上洗澡清洗傷口時,女兒還是痛得哇哇叫,但經過豹媽我一番提醒開導,在她傷口鋪上棉片及膠帶時,她竟然說:「這個好好玩!等我這兩個傷口好了,我再跌新的傷口,馬麻再幫我貼新的棉片好不好?」

好啊,當然好!我們,沒在怕的!

(本文同步發表於親子天下嚴選) 

全站熱搜

Jaguar 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