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一篇文章,讚揚了一下法國餐廳的頂級服務。就在隔天晚上,在蔚藍海岸一個叫Mougins的小山城,我們花了差不多同樣的錢,卻被他們莫名其妙的服務整得有些小慘。

 

話說當天晚上本來只是想隨便填飽肚子,但Mougins是個極美麗優雅的藝術小城,沒有那種所謂隨便吃的東西。我們在入城時就看到一家牆壁上爬滿綠色葉蔓的餐廳,一派氣質狀,餐廳門口價目表上最低一套餐要價25歐元,在晃完一圈後,本來屬意的另一家地窖餐廳通通客滿,所以只好回頭進了那家貴婦人餐廳。

 bad french service

一進門,已經有兩位客人在等著。一位年約五十幾歲的女士滿臉笑容的走了下來,先詢問我們是否訂位,然後要我們稍待片刻。不一會兒,她又下樓來領我們上樓坐定位。我們被安排在比較裡面的座位,一坐下來,也許是因為Mougins不是亞洲人所熟悉的景點,從而亞洲人很少見,因此四週的客人眼光立刻投射過來,頗令人不自在。

Jaguar 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晚上是姊妹濤Christy夫婦在Aix的最後一晚,我們的胃被充分地滿足,也見識到了法國真正的服務。

 

三天前,我們開車到Luberon玩,彼得梅爾筆下的普羅旺斯,挑起了Christy夫婦的老饕慾望。既然已經來到美食天堂,他們想著無論如何也要在米其林星級餐廳吃上一頓。恰好我曾經在Lourmarin一家「Auberge la Feniere」一星級餐廳吃過幾次,便建議中午順道在那裡用餐。很不幸地,接待處的小姐說,當天中午不營業,本想就此作罷的我們,出了門又不甘心地回頭,訂了今天晚上七點鐘的位子,然後期待著美食饗宴驚喜出現。

 Laumarin resto 

我們開了將近四十分鐘的車,提早到的我們,還先到Lourmarin去喝杯咖啡,七點鐘準時到達餐廳。才接近門口,一位身材瘦小的女服務生馬上走過來笑臉迎人地問:「請問是Madame Chen嗎?」問我們想在裡面還是先在外面喝餐前酒。我們選了可以看到餐廳庭園還有遠處普羅旺斯風景的位子,點了三杯特製餐前酒,吃著附送的長條餅乾及醬料,一邊享受片刻悠閒,一邊曬著溫暖的陽光。幾位服務生陸續地過來向我們致意,他們都知道我們是「Madame Chen」。吃了一會兒,其中一名waiter過來點餐,不知道?什麼,他直接走過來用法文向我詢問菜單,想來是裡面已經在幾分鐘之內交換情報,知道其中誰說法文。過了五分鐘,他再走過來,很有禮貌地用讓人聽不太懂的英文詢問Christy牛肉要幾分熟。我們一邊享受美景,一邊喝著餐前酒,不知不覺有點涼意,正當我們覺得似乎該換到裡面的位置時,另一名像是印度人的waiter走出來,看了看外面,走過來詢問:「外面似乎有點涼了,如果您們願意,我們可以換到裡面的位置」。我們小吃一驚,他怎麼知道我們覺得冷了?我們起身換到裡面的小沙龍,靠著溫暖的沙發,waitress托著我們還沒喝完的餐前酒走進來,剛剛那位印度waiter小聲地指示:「剩最多的那杯是這位小姐的,這杯是那位小姐的,那杯是先生的」。我們各自的酒杯正確無誤地回到面前,開始讚嘆起法國服務的細心。

Jaguar 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化衝擊,是每個留學生必然遭遇的事情。

 angry cat 

我們習慣台灣的生活與思考模式,如今來到不同國家,面對全然不同的想法與做法,難免在一開始感到不知所措,覺得處處格格不入,嚴重的時候,甚至產生被欺負或被歧視的感覺。

 

在法國生活一年多,漸漸了解他們的邏輯。若要在這裡活得如魚得水自由自在,就該明瞭法國模式,不高興的時候,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心裡取得平衡,自然不會產生無謂的壞情緒,從而活得更像自己。

Jaguar 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今天下午帶大學時代的超級姊妹濤Christy跟她老公Jack到馬賽一遊。

 Marseille Garcon 

其實他們已經算是到過馬賽了,因為第一天他們從尼斯坐火車經馬賽轉艾克斯。晚上十點多的馬賽火車站,好像外星人轉運站,Christy說。

 

的確,跟艾克斯比起來,馬賽活像醜陋的巨人:車水馬龍,摩肩擦腫,路上行走的人,各種奇形怪狀都有。她不是法國人擁有的城市,毋寧說是神燈人或黑人佔領的星球(之所以說神燈人,是因為在法國如果你說阿拉伯人,他們聽得懂,可能因此遭遇不測)。

Jaguar 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